关山万里路,拔剑起长歌。
剑气禅心。

——————
天知道谁也不会管你是不是付出过多少努力,经历过什么,只会对你提出要求,比起30岁想成为的自己,也不能免俗的长成了另外一番模样。祈祷40岁的自己至少是好的吧…
关于多巴胺多巴胺参与爱情的作用,如果一个人心动,那么脑子会分泌大量的多巴胺,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心动的资格,所以必须要学会控制多巴胺,不该想的不要想,不该做的不要做,只要时效一过,就不会出现不必要的作用。 心动这词既可以对物也可以对人,在多巴胺旺盛分泌的同时,能够控制住本身的欲望,才能对自己的人生负责。 在漫长的人生中,希望您能控制好自己的多巴胺。
到底有没有来世忙了一年,终于大部分安排妥当,明年的计划打算在过年期间确定。在一切都还不算糟的情况下,得知小时候总是临时照顾我的张奶奶走了,晚了几个月知道,庆幸自己在养老院看过她一面,便算最后一面。虽然最后一面的记忆不好,但是总好过没有。 张奶奶很袒护我,虽然我也不是那么优秀,总是对我很好,称赞我,鼓励我,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,这样的奶奶真是太好了,所以妈妈也很感谢她,谢谢她对我的关照。虽然是有偿的照顾,可是能找到这样会做人的奶奶照顾我,也让我学习到很多道理。我很感谢张奶奶陪我走过那段时间,让小小的我很温暖。 这种让人回忆往事的时刻,也总想起自己的外婆,她可能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女人,比妈妈还要对我好,只是走...
以文字为桨 渡你上岸趁着开工前去看外公,外公不方便自己走路了,所幸福利院条件不错,舅舅又是出了名的孝子,所以也无需过多担心,等搬家后方便了,多去看看,过年了也好接回来过。 妈妈近期得知,小时候总是临时照顾我的张奶奶也在福利院,今天一起便去看看了,奶奶大脑时好时不好,不太记得妈妈了,但还是能依昔有点印象,看我便是真的完全不认识了,我和奶奶都有些不知所措,最后把买的牛奶放在一边,看护工喂了几口饭就匆匆离去。 其实在人还健康,记忆力还完整的时候去见才是最明智的,人已经不太记得,老了,大脑萎缩了,再看有什么用呢,毕竟看了也不记得你了,她不知道你感恩她曾经对你的关照,她只能用最基本的生存姿态记得自己最最最亲近的...
书籍能随时替我疗伤很快就要新房装修了,有足够的空间给我布置书房,要有一个舒适的沙发,要有我买的书籍放在书架上,宝哥伏膝沉睡,我能在东野圭吾的世界穿梭,也能去陈丹青的世界看看。 对于世间的争执与对比,我一点也不想参与,更不想聆听,那些与我无关,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才是我人生的要务。所以也希望别人能不打扰我。 虫子说要有竞技的房间,我想着也是要有的,毕竟他自诩为高端玩家,绝对不会玩网络上随时跳出的页面怼猪掉几千金的游戏(鬼知道他玩过没)。他还要求养只拉不拉多。 想象夕阳照射在玄关入户花园的样子,真的很期待能快点完成。
好想遇到你合作伙伴可遇不可求,只想有个女孩能有与我一样的憧憬梦想,能信任彼此,一起合作创业,这人似乎生活中已经出现,可是又似乎彼此缺乏经验,这人还没出现,如何才能找到能够信任相识那么久的知根知底的人?所以这才叫难。自己还有一身事没完成,心猿意马,只能强迫自己更沉着,你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呢? 最近忙于体会世间政治与现实,连书都没空看,没有词汇,没有新鲜知识,有的是词穷与枯竭,思维的不敏捷,认知的差别,真是让我感觉自己像个小白痴,从来被辜负在职场都是常事,能被利益买断的情分,都只是一小步,但愿这被买断的情分能助人一臂之力,至少别辜负了这忘记自己良心的时刻,不然太不值得了。 好在有家庭的依靠,虫子与妈妈...
最好的静夜陪伴最好的你一个人坐在这个城市临时的家,在月底将奔赴下一个城市临时的家,虽然是已婚的人,虽然是有家的人,却永远还是在途中,一直也想就这么停下来,即使不能实现,这些年的付出也足够很长一段时间回忆了,可是当有更好的机遇出现时,又是毫不犹豫的奔赴,像那飞蛾也像那蚂蚁吞噬大象。 此刻,习惯了一直在变化的自己。听着凌晨还在行驶的车辆,想象其他人的故事,就像电影一样放映。每个人自己的电影,自己是主角就好了,倾情演绎自己,努力奔跑的是你,奋力咆哮的也是你,靓丽光鲜的是你,颓废失败的依旧是你,总还是要向往那黎明的亮光,才不负青春吧。 Age wrinkles the body. Quitting wrinkles...
感恩与坦然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不再相信别人口中的自己是否真的有价值呢,大概是当自己与家人一起面对疾病的时候。我一直认为我是硬骨头,所有都能扛下来,而在这么长的生活体验中,我知道骨头硬的人越来越少,而骨头硬的,都活不好活不长。时代洪流滚滚,能留下来站在风口浪尖的,原来也从来不是硬骨头,而是人们认为的【聪明人】。但这不能否认硬骨头的好与气节,只是人向来都是自私的。 这又让我记起电影【师父】的细节,里面一直强调的是规矩,这个社会的规矩,你不能去推翻它,除非时代助你一臂之力。然若你想螳臂挡车,这便是最让规矩里的人痛恨的,所以能力再强,也要在规矩里做事,不能在规矩外。有些人适应...
一点小感悟想认真过好自己的日子,不被打扰,却也因为别人的举动扰乱了情绪,又大了一岁,所以情绪冷却时间也比较快,但是也不能逃避或者不面对啊... 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,曾经对我很好,却在要嫁人时突变,变得戾气伤人,或许不止对我这样,对其他人也一样,所以在惦念她曾经对我的好时,我从来不会去主动伤害。 但是一旦超过容忍的底线,那我也会变得尖锐起来,我想我的错就是远离得不够及时...加上以前你与你的家人当面与背面曾说过的伤害的话,我觉得在很久不联系与没有交道的情况下,过度关注别人,只会让人防御心理大起...曾经我或许不会保护自己,也一直想要容忍与看淡,现在却是能有分有寸的维护自己了。 看完微博看空间...
Mr.Holmes昨天晚间洗衣服的时候,虫子在玩魔兽,我拿着pad找有没有好看的电影,突然就看到这部片【Mr.Holmes】,整片都是安静的基调,慢慢的讲诉着他晚年的生活,不像是卷福演的那样快节奏与传奇性,就是一个普通老头对过往年月的回忆与后悔,片中华生与他都变成有血有肉的真实人物。而这片子让我惊讶的是出现了一个我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的乐器,而它却有那么神秘的色彩,它的名字叫玻璃琴。 这琴曾经被禁止,也是在黑魔法里具有召唤灵魂的用途,但是它发出的声音像是天籁之音。 就算是精通演绎法的Mr.Holmes也还是会老,会后悔,会失误,就算是再好听的再干净的乐器也会被世人诟病而无法普遍流传,没有人会知晓万物,...
这只是一个小说  再次听到的你的消息是通过大E,消息就像是我知道的那样,虽然他们觉得震惊、不可思议,我却并不惊讶,至少这证实了以前我对你的认识。 我想你可能并不知道我对你的了解,甚至或许在某些时刻我有些心疼你,就像在那个时候你发短信给我担心我,因为你从来那么傲娇,那么不会关心人,却对我也有额外的时候,我感受到过你的保护,你的温柔,就在前几个月我甚至会梦见你,那么不甘心的感觉,然而我却并不是爱你,就像你也不会爱上任何人一样。   就在我选择到此为止的交情,你也便嘎然而止,我们奔向不一样的人生道路,从此没有交集。 ...
我很想飞多远都不会累18岁前觉得时间过好慢,那么慢,怎么熬过这漫漫人生路? 哪知进入大学后时间像吃了饲料般,比小香猪长得还快,蹭的一下长得让主人始料未及。 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慢慢修炼。做到那句“唯刀百辟,唯心不易” 行过的路就是阅历与经验,却是什么也换不来的。 大二去云南省写生,一群孩子一路向西,【昆明】-【大理】-松赞林寺-【丽江】-拉市海 刚到云南的时候,感觉天空与云朵像一伸手就能抓到,美到不行。吃很多草莓,画很多画,买很多手串,拜很多菩萨,吃很多土豆与烧烤,各种开心到不行,因为到藏民家喝多了青稞酒爬地上哭,被年级称为千杯不醉...其实是三杯倒的人,这便成了我人生史上最丢脸的回忆....
表现你不说别人就会以为你没有,你不表现别人就以为你不懂,所以不用手机开光的食物等于没吃,没拍照的地方等于没去,理解了不说的知识等于无知,表现了不好的一面那就是你的全面,玩笑都不能乱开,食物得传图,了解的知识第一时间传达。sorry,我做不到,虽然是过来人,但年纪不小了,我想保留。
无为有一句话说:你感觉生活累了,就是在走上坡路,在前进,不是后退。但是其实生活中不止是只有上坡路和下坡路,还有迷宫一样的分岔路口,在累的时候只是一条直道,那就只是累而已。如果还有上坡的分岔路口,那就不是只有身体累了,你还得清楚辨析哪条才是属于你的道? 最近朋友圈的有些老同学跟打了鸡血一样,就像大学的我,说一些特别励志的话语,有些都感觉是搞传销才用的了,比如:这个世界,你成功了,你说什么话都有道理,你失败了,你再有道理都变成没道理。这话就很有歧义,什么是成功?哪些是道理?应该说,你找到自己的方式去走自己的道路,不能违背社会底线。这通常是50知天命的事,一定要把岁数提前到20、30岁是为什么?因...
朱颜辞镜花辞树,最是人间留不住题记:才华配不上梦想,能力配不上野心,又辜负了所受的苦难。即使都配上,也不辜负,还有一个无法战胜的神叫做命运。 真正让我觉得人生不可控的时候,是我一个人躺在远离家乡的城市的医院23号病床上,医生告诉我胸部的肿瘤现在不能确诊,只能等开了后才知道,但是良性比恶性几率大很多,不管怎样都要切掉肿瘤,因为有钙化点了。然后老公在我进手术室前对我说,不管怎样,我都在,是癌我陪你挨,是普通肿瘤,好了就带你吃喜欢的大餐。他说在外面等的几个小时,感觉等了很久很久很久。 在这之前我知道了一个学妹的朋友22岁得了乳腺癌。我手术完成修养并且拆完线后,姚贝娜与学妹的朋友先后去世。我只能感恩在那些煎熬的时刻我至少有...
享受漂浮的感觉做了27年的旱鸭子,如今终于会游泳了。 在上海我和虫子君两人去过上海体育馆游,当时泳镜、泳帽、泳衣、鼻夹与耳塞都备得好好的,但是却不会游泳,只能瞎扑腾,就连把头潜入水中的勇气都没有,玩过几次,自觉索然无味,都很早回去了。但是上海游泳馆的水质,是我见过最好的,就是在盛夏,很多人轮番游泳的情况下,把头潜入水中,也是看不见细微漂浮物的,不过你能闻到浓浓的消毒水味道,我却意外的觉得安心。 最近一个月,虫子君带我在宁波城郊各个游泳馆与水上乐园穿梭游玩,突然有一天,我实在忍受不了自己在水中却那么孬种的态度了,索性一头扎进去捏着鼻子啥都不扶,就开始往下沉,然后我想起虫子君说,你要害怕水,你永远学不会,你...
律他人,不如律己在毕业后刚到上海与北京的时候,我经常害怕休息,同事不干的活,我抢着干,因为我很清楚那些都是机会。虫子在那个时候已经工作几年了,有时候他会忽悠我,让我请假,带我去好玩的地方和吃好吃的东西,我都是严词果断拒绝,导致我加班加点,他一个人独守空房。 这些吃苦在往后的几年得到了很多回报,工资也是蹭蹭的往上跳,虫子单位招人,他都不敢大声跟我提,只能小声问考虑否,自然我是一副了不起,看不上的样子。 后来工作很上手,见过世面,跟老板关系好,又因为要结婚,协调两边家庭,导致对工作能敷衍过去就敷衍过去了,加上加班的身体每况愈下,各种弊端往外冒,最后对工作更是不重视,有brief,就先推,推不掉就找写brief...
看【百年孤独】与【阿特拉斯耸耸肩】真的需要爆发所有感官细胞去创造场景,才能进入角色愉快的阅读。而【瓦尔登湖】是无论如何也读不下去的,弃读很久的书了.. kelly姐说她们一家都很喜欢看安.兰德的书,还有东野圭吾,【阿特拉斯耸耸肩】就是读了好几遍依旧爱的书,大概她每次在开会讨论项目时,冷面的劲头与快速的思维反应就是学了的塔格特的吧... 我的level比她差太多了。
 
©AD | Powered by LOFTER